小说详情
盛妆

《盛妆》

男主:凌司宸 | 女主:齐盼
年华红   已完结
现代言情 | 凌司宸齐盼
第738章:最好的安排(大结局)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男主是凌司宸女主是借了网贷无力偿还的齐盼的小说叫《盛妆》。 遭情敌和室友算计,我借了网贷却无力偿还。 追债人竟将我的特殊照片爆到了学校告示板上! 走投无路之下又遇见了那个不能惹的男人,这是天要亡我吗?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第7章:笑给我看看

我伸手抓住缸边缘,低着头不敢看他脱衣服,等到他跨进来开了冷热水阀,再把我抱得紧紧的时候,我才抬眼跟他对视。

我莫名的感到恐惧浑身发颤,想控制都控制不住的抖啊抖,然后他捞起我,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就扑倒……

这么帅这么好看的男人,在这方面却是个变态,让除了代孕那晚便没再跟谁做得我吃不消。

再加上他没有半分爱惜的掐弄,我都快要被整得晕过去。

大概觉得在浴室里不过瘾,凌司宸把我弄出去,丢到床尾处趴着。

一只手撑在床垫面,一只手捏住我下巴往后扭,让我跟他眼神对上了,他喘着粗气问,“怎么样?爽不爽?”

爽个屁啊,我头冒金星就有!

见我没有即时作答,他不耐烦地一把揪住我湿长发大力扭转,我的颈椎顿时发出抗议声,疼痛伴随一声尖叫冲出了我的喉咙。

紧接着,凌司宸将我的头脸往床上狠狠一摁,再一巴掌扇到后脑上,冷笑道,“你倒是说话啊,我问你爽不爽!”

整个脑袋都疼得不像自己的了,再不回应他只有死路一条,我慌忙一个劲地说,“爽,很爽!”

可事情往往不是你示弱就会被放过,这时的凌司宸像疯了那样,还紧抓着我头发不放,冲我耳边咆哮,“看你还装蒜,装哑巴!既然觉得爽了,你就多叫几下让我欢,叫!快点叫!敢不叫试试看!”

“啊!”我是真的疼得叫出声,还外带求饶说,“凌总,您放手啊,我疼死了——”

“叫好听点!别杀猪似的!”凌司宸哪里肯顾惜我。

一时间,眼泪开了闸门一样,争先恐后掉下来,我一声声的哭求他轻点。

“现在笑给我看看,我觉得好看了再放手!别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他将我翻转面对他。

看着他冷酷无情的双眼,他脸上那种鄙视和厌恶的表情是分明没把我当人看的!

为保命,我在他盯迫下咧开嘴角,试着反手去扯下他抓我头发的大手,低声下气的讨好说,“凌总,别这样,我求求您了。”

凌司宸深不可测的眼睛深深盯了我两秒,突然间凌空提抱起我,在我不知所以的时候,他已将我带到梳妆台那边放下推前。

我姿势变成了双手撑住台边沿,单膝跪在长条凳子上,凌司宸却从半身镜里目光跟我对上,他满眼嘲讽,我看到自己和他那种姿态后羞得低下了头。

这样狼狈不堪的自己,真的让我好想死!

可是这个男人并不打算放过我,他又一把揪住我头发往后用力扯,我被迫睁开一丝眼缝抬起头。

“齐盼,你可知道我有多恨你?你看!看我是怎么欺负你的!”凌司宸咬牙切齿地在我耳边骂道。

没有办法闭上眼皮,我也不敢不睁开眼!就这样,从镜子里将我和他的一举一动全看得清清楚楚!

接下来,他身体力行地折腾我,我也不挣扎了,反正反抗无效嘛,让自己舒服一点就得配合他。

不知过了多久,最后我脱力半昏半睡过去,直到胸闷喘不上气来才一下子扎醒。

睁开眼看见凌司宸压着我睡着了,我用力将他推到一边去,大力狠喘几口气,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下地捡衣服穿上,逃也似的走人。

走路直打飘,到大堂外面打了的士赶回出租屋,里里外外洗干净后扑倒床里睡死过去。

要不是珍姐打固话座机电话来吵醒我,估计我要睡到天黑。

珍姐在电话里问,“凌司宸那种有权有势的人特能玩儿,齐盼,你没事吧?”

回想起昨晚遭遇的非人折磨,我苦笑,她都说了凌司宸是什么样的人了,还问我有没有事?不过,现在跟她说赌气话是没有用的,就小声说,“珍姐,我没事,刚才在睡觉呢。”

珍姐轻叹了声,说,“刚不久凌司宸叫人送了三万块来,说以后但凡他过来玩儿都要你作陪,你这次我就不要你的回佣钱了,你回来上班到我办公室来拿吧。”

还以为凌司宸惩罚我上次落跑不会给钱的,没想到他会给我三万块!

可我周身上下全是瘀青,没法马上去上班,“我恐怕得休个三四天才能回去,你把钱打到我帐号上吧。”

“好,我等会儿打。”珍姐顿了顿,才说,“你来公司也有两年了,我知道你跟一般的小年轻不一样,你有追求并且从未放弃过自己,所以姐有些话觉得该劝劝你,凌司宸虽然不是好人,但要是你靠上了他,他一定能帮你上位的。”

上位?这两个字戳到了我心底的某个点上!

“好了,你放心休息,有什么事就再打电话给我,我这边还忙着,拜。”珍姐说完,挂了。

我捏着手机发呆,珍姐的话在耳边不断回响。

其实我该梦醒了,这两年来把自个儿混成了跟坐台女一样,别说做大明星了,连小明星、嫩模、网红这类的都不够格啊!

公司里但凡混上三四流角色的人,私底下对我嘲讽不断,她们只碍于我跟夏超的所谓暧昧关系才没敢当面挑衅我。

手机猛地在手里响起,我回过神,看看来电是苏琳就接起了,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她竭斯底里的声音已经冲进我耳膜,“齐盼!快来救我!”那边的背景声是大力砸门乒乒乓乓的。

“怎么回事?桂天元呢?”我大声问道,条件反射地下地去趿拖鞋。

“他关机不知道死哪去了!现在他老婆上门来了!”苏琳声音发颤的说着,然后一下巨大的响声过后,电话就断了。

糟了!肯定是桂天元家里那只母老虎带人上门把苏琳的家砸了!

我急忙换休闲服,拎了包包跑去打车赶去苏琳的公寓。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为您精选都市言情专题
网站地图最新小说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