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盛妆

《盛妆》

男主:凌司宸 | 女主:齐盼
年华红   已完结
现代言情 | 凌司宸齐盼
第738章:最好的安排(大结局)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男主是凌司宸女主是借了网贷无力偿还的齐盼的小说叫《盛妆》。 遭情敌和室友算计,我借了网贷却无力偿还。 追债人竟将我的特殊照片爆到了学校告示板上! 走投无路之下又遇见了那个不能惹的男人,这是天要亡我吗?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第2章:惹不起就逃

“凌、凌总,我不是小姐。”我慌忙解释。

可凌司宸脸色一下子拉沉,不耐烦地皱着眉起身,伸手一把揪住我的盘发用力一拖一摁!我头脸侧着紧贴在冰冷的几面上!

小姐们漠然的继续喝酒,没人愿意为我说半句话,然后,啪!一声,凌司宸将那支洋酒大力放到我眼前,大手拍了我脑袋两下,往后坐回到昏暗的原来位置里。

看来,不喝是脱不开身了。

我没敢再说半个字,挺直身子捧起那瓶洋酒就往嘴里灌,火辣辣的酒液穿肠直达胃里,那感觉像有火在身体里焚烧。

喝了小半瓶,我跪都跪不稳了,实在是不能再喝了,于是挤着笑容望向凌司宸求饶,“凌总,我——”一个酒嗝打断了后半截子话。

就在这时候,凌司宸已经俯身过来又一把揪住我盘发,在我整个头往后仰的瞬间,另一只大手夺过酒瓶就往我半张的嘴里猛灌。

那些倾泄的酒液我根本来不及吞,大部分都流进我制服领口里,胸前都被浸得湿透了。

再这样下去会死的!他的狠戾让我心肝儿直发抖!

一不小心就被呛着猛咳嗽,凌司宸见我这样,嫌弃地放了手,我一边咳一边拼着劲儿挤出话来,“凌总,我自己来,我喝!”

凌司宸的大手忽然再次劈过来,不过这次他不是揪我盘发,而是捏着我下巴拖前到射灯光线底下,犀利的眼神来回扫量我的脸,面无表情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来打工。”我畏惧的回看着他。

那对扭麻花的男客和小姐紧搂着走过来,男客伸手拍了拍凌司宸的肩膀,“看对眼了就带上房间玩儿呗,我们先走了。”

凌司宸却在这时候松开了我,掏出钱包夹了一叠钞票塞进我制服领口里,“跟我走!”

跟他走?去哪?一时还没来得及消化他的话,可他不由分说,抄挟着我的头颈出了门。

长长的走道上有不少宾客和小姐以及侍应生来来往往,可他们见到凌司宸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还有我的狼狈相,都通通侧目并退避让道。

珍姐闻讯赶来,挤出满脸笑容追在我们身后问,“凌总,是不是齐盼有什么地方让您不满意了?把她交给我来教训,您先消消气哈!”

“没有不满意,今晚我就要她。”凌司宸声音平伏无波纹,但脚步不停,姿势不变地带着我直出。

我跄跄踉踉的拼命想回过头去看,无奈他手劲钳得紧,头和颈不光没办法回旋,呼吸也越发困难,只好用手扑腾着向珍姐猛招,嘴里含含糊糊道,“凌总,我不是小姐,要不让珍姐给你安排美貌的——”

珍姐应该是看到我求助的手势了,她仍旧随在后面,捏着声线说道,“凌总,齐盼她是新来的不太懂规矩,怕侍候不好您,我另外给您挑个顺心可意的小姐吧?”

凌司宸理都不理她,带我坐上门口候客的电瓶车,珍姐见这样,讪讪笑着站定不敢跟上车。

到了一号别墅。

凌司宸直接将我丢进床里,我打了滚,头晕目眩。

一把扯下领带,凌司宸褪掉西装外套,解袖口钮扣,鹰眼一瞬不瞬,居高临下盯我,“齐大小姐,你也有今日了!”

说完,他俯下身捏住我下巴狠掐,我听到自个儿的骨头被捏得咯咯作响,慌忙抬手揪住他手腕,就在这时,胃液一阵翻腾,呕!

凌司宸反应极快地缩回手,我抢身冲进浴室里,趴向马桶大吐特吐。

“喂!吐完了把这里收拾干净包括你自己,手脚要麻利点!”跟进来看见我这样,凌司宸丢下一句话,便大步流星出了去,顺手嘭上了门。

我吐完之后,为了给自己拖延点时间,又继续发出呕声,同时,思想小马达极速在想着怎样脱出困境。

凌司宸这么记恨我,我要是逃不掉的话,肯定会被他吃得连渣都不剩!

惹不起的总逃得起吧,两秒钟打定主意,逃,必须逃离这里!

庆幸自己一直存着忧患意识,证件、手机和仅有的那点余钱都贴身携带的。

贴在门板上听听外面没什么动静,我开了洗手盘水龙头和浴缸的水阀,从制服领口拿出凌司宸塞入的钞票放好,捧水洗脸漱口,这下舒坦多了,头也没那么犯晕。

用哗哗水声掩盖行动声响,由窗户攀跨到外面,再矮着身顺贴黑暗的墙角一路走,进了不远处的瓜藤棚再撒开步子,沿铁丝网往山上林子里拼命跑,找到网破洞钻出去!

不敢绕去大路上光明正大的走,一整夜偷偷摸摸在路边树林里穿行,天亮前到山下拦了过路大巴车离开这鬼地方。

就这样四处流浪打工,想着有一天攒够了钱还清借贷再回老家去。

可是我既没学历,又怕呆久了一个地方会被追债人抓住,打零工的钱仅够维持生活。

日子过得越艰难,我对林可馨和康凯的恨就更浓烈!更发疯似的想念在老家的家人!

自从爸爸贪污被捉进牢里,家里的资产一夜遭冻结,我们被债主净身赶出宅子,妈妈便带着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和脑瘫的大哥先回去老家的老屋住下,她让我继续半工半读念完演艺学校,可生活从来不是朝想像中的方向发展……

离事发一个多月了,老这么关着手机不看不是事,我忐忑不安的开了机,一堆未接来电和短信飞入,最后一条闺蜜曲屏发来的短信,说我妈妈昨天为了给我筹措裸贷欠的钱,跑去镇上的亲戚家借钱,结果过马路时被车撞了,肇事车辆逃逸了抓不到人!

我吓得魂飞魄散,漏夜买了火车票赶回老家,十几个小时后就在出站口被追债的四个黑衣男人团团围住,他们早布好岗守株待兔的,将我押上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里。

“超哥,人抓到了!”一个黑衣男人对坐在副驾位、把一双长腿搁在车头座上面的身影打报告。

“嗯,回去。”那被叫超哥的哼了声,面包车火速启动驶上路面。后来我才知道这超哥的全名叫夏超。

“你们带我去哪里?”我惊恐地问。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为您精选都市言情专题
网站地图最新小说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