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难诱

《难诱》

男主:顾璟琛 | 女主:郁笙
佚名   已完结
现代言情 | 顾璟琛郁笙
第673章(大结局)
微信全文阅读 在线试读
宁城皆知顾家三少矜贵薄情,因娶了从山里来的土包子沦为笑柄,谁料,土包子长了张绝世神颜,难怪顾三少沦陷其中,原来是看上了个花瓶。   哪知,国医圣手的关门弟子是她,神秘的药剂大佬是她,顶级珠宝设计师是她,造星工厂的首席经纪人是她......   夜里,在郁笙第三百一十六次拿出离婚协议书时,顾三少将人困在臂弯下,“老婆,一月之期都过了一年了,你还没感觉到我在追你吗?”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第5章

医生的话音落下,顾璟琛的脸色便更加冷了几分。

他视线扫过顾家众人,压迫感让众人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当然,有人心里有鬼,有人心生怨怼。

顾璟珺仍旧是第一个沉不住气的,在顾璟琛看向他的时候,立刻便说道:“看我们做什么,你和你老婆一个没来,一个迟到,晚餐都还没有吃,谁知道爷爷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次,陈珂没有阻止顾璟珺,而是附和地说道:“是啊,我们可都是在一楼等着,倒是你老婆和老爷子一起从楼上下来的,我们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上去的,更是不知道她有没有乱献殷勤。”

郁笙方才在听到医生的话之后,就已经沉了脸。

此刻见众人都朝着自己看过来,躁意更甚。

她站起身,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却并没有理会顾家人,而是看向医生,问道:“我可以进去看看爷爷吗?”

医生似乎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点了点头,道:“我让人带你去换无菌服,之后就可以进去了。”

郁笙点了点头,跟着给她领路的护士去换衣服。

很快,郁笙进到了急救室。

如她所料,顾老爷子精神很好地坐在病床上,见她进来,亲切和蔼地对她说:“笙笙啊,你可真是一位小神医,吃了你给我的药,我感觉我都能上战场杀敌了。”

郁笙水眸微眯,完全不吃他这般亲热的一套,而是直击要害,“爷爷这是利用我,打算让我来背锅。”

顾忠仁兀自岿然不动,并没有被郁笙拆穿心思的窘迫,而是说道:“笙笙啊,顾家的情况,想必你也看清楚了,我这把老骨头,哪怕有你这位小神医救治,怕是也活不了几年了,你就当爷爷恳求你,帮着阿琛稳住地位,爷爷谢谢你。”

郁笙看着顾忠仁哀求的神情,差一点儿都要信了。

要不是她已经见到了顾璟琛,从他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就可以判断出,顾璟琛绝不是一个需要她帮忙的废人,他那浑然天成的威压,哪里需要她帮他稳住地位。

亏得顾忠仁此刻还做出这种他就是偏疼顾璟琛的样子。

郁笙没有戳穿顾忠仁,只是在沉默了好半晌之后,才淡淡地说道:“我以为,您和我奶奶是朋友。”

提及奶奶,郁笙明显看到顾忠仁的目光微闪,随即才重新看住她,道:“是,所以爷爷只相信你。”

郁笙不由得咬紧了牙根,与顾忠仁僵持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郁笙先别开眼去,她说:“一个月,您答应我和顾璟琛离婚。”

让顾忠仁在医院装病重一个月,足够她查出下毒的人是谁了,也足够她从郁华宗那里拿回奶奶的遗物,这是她的极限。

顾忠仁看着女孩儿决绝的脸庞,不由得在心中叹气,不愧是她养大的孩子,脾气一样一样的。

他只能妥协,“好,就一个月。”

郁笙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出了急救室。

顾家众人还等在外面,见她出来,看向她的目光有不善,但更多的是防备和猜疑。

如今,郁笙可是和顾璟琛写在一个本子上的人,那就是顾璟琛那一派的,二房三房自是将她归类为敌人,顾绍安和姜舒窈更是百爪挠心,本就和顾璟琛离了心,现在又多了一个要对付的人,叫他们如何能沉得住气。

医生按照顾忠仁的吩咐,将顾忠仁送进去了特护病房,不允许任何人进去探视,就连想要从窗口往里面看一眼都不行。

这一次,就连顾璟琛都没有成为例外,除了郁笙,没有人见过顾忠仁,没有人知道顾忠仁具体如何。

众人呼啦啦的来,个个带着满腔怒气的回。

回去的路上,郁笙和顾璟琛并排坐在后座上,中间似乎是能够再坐下两个人。

郁笙神情淡漠地撑着脑袋,此刻已经凌晨两点,她早就已经困得不行,偏偏,身旁有一道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恼人的很。

蹙额扭头,郁笙瞪向顾璟琛,正欲开口,就听顾璟琛问:“爷爷和你说什么了?”

郁笙问:“你指什么时候?”

顾璟琛冷嗤,嘲讽的不留情面。

郁笙不爽,美目漾怒,半真半假道:“我会一点儿医,进急救室只是想要看看爷爷是什么情况,但很抱歉,爷爷昏迷不醒,我没能看出什么来。”

顾璟琛闻言,眸色深谙,他笃定郁笙没有说实话,但此刻,他突然不想要揭穿她。

舌尖一转,顾璟琛说:“行,反正现在我们是夫妻,你若真做了什么,我也逃不掉,大不了我和你一起受着。”

郁笙差点儿没有惊掉下巴,她错愕地看住顾璟琛,大大的眼睛写满了问号。

没病吧这个男人,一个连结婚证都不愿意亲自去领的家伙,现在同她讲夫妻共同体了,脑子坏掉了?

郁笙突然就有一些后悔,她花上一些时间也能查到郁华宗把奶奶的遗物放哪儿了,就多余为了省事领这么一张结婚证,现在可倒好,狗皮膏药一样,想甩也甩不掉。

好在,顾忠仁承诺她只用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而已,忍忍也就过去了,快的很。

收回视线,郁笙闭目靠在椅背上,试图小寐一会儿。

然而,顾璟琛的视线仍旧黏着在她的脸上,叫她无法忽视。

终于,郁笙的耐心耗尽,睁开双眼,对着前头的司机说道:“停车!”

然而,顾璟琛在这里,司机并没有听郁笙的,而是从后视镜中询问顾璟琛的意思。

在得到了应允之后,司机才将车子停下来。

郁笙瞪了一眼司机,拉开车门下车。

此时路上车辆稀少,郁笙也没有打车的打算,正好马路对面就是一个酒店,她抬脚就要过去。

“喂!”

身后传来顾璟琛的声音,紧接着,是顾璟琛从车上下来,迈步走至她的身旁。

顾璟琛说:“怎么?新婚夜想在酒店度过?”

他倒是不介意。

郁笙抬眸看向他,冷讽道:“你心挺大呀,你爷爷病重在医院,你还有心思想这码事。”

顾璟琛丝毫没有被她讥讽到,反而是说道:“爷爷不止一次向我提到想抱曾孙,我若是努力一点,说不定能实现他这个愿望,说不定他一高兴,病就好了,夫人觉得呢?”

为您精选都市言情专题
最新小说最新资讯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