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小蛮腰

《小蛮腰》

男主:季司北 | 女主:辛南依
佚名   已完结
现代言情 | 季司北辛南依
第661章(大结局)
微信全文阅读 在线试读
为了报仇,她让云州权贵巅峰的男人,成了她的裙下臣。 她问:“唐总,榜上了你,我是不是可以在云州横着走?” “横着走的是螃蟹。” “是呀,你家养的,帝王蟹。” 都说她没心没肝,将权势与男人玩弄于鼓掌间。 可是她的心早死了,死在了十年前的大火中。 她说:“我死前不带走一条季家的命,怎配去见我爸妈?” 季家继承人:“不就是条命吗?我给你,只求你爱我。” 陆家太子爷:“杀谁?你说,我用整个陆家给你托底。” 云州首富将她掳了就走:“我的女人,我来宠。我女人的仇,我来报!”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第3章

唐临渊将她放在沙发上,没抽回衣服。

他面色很沉,很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仿佛下一秒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辛南依拢了拢衣服,攥紧衣服边沿,往边上小小挪了一下。

后知后觉发现这个举动有点此地无银,忍不住抬眼偷瞄他。

“谢谢。”

出声才发现,舌头因为颤抖而有点捋不直。

她一副被暴雨打残的娇花模样,男人视若无睹。

他语气冷硬,带着一股子不知名的怒气。

他问:“前天,阳光养老院匿名收到一张一千万的支票捐赠,你给我个解释。”

辛南依心下一惊,这么快就被他知道了?

辛南依面不改色的问:“什么解释?唐总,您老人家该不会是以为我捐的吧?我这么物质拜金的......”

冷硬的声音打断她:“每张支票都有伪造不了的编号,我唐临渊的支票,给了谁,我比你清楚。”

辛南依差点闪了舌头,立马换了张笑脸:

“被你发现啦?看来我这招挺管用,你果然对我感兴趣了呢。”

唐临渊眸底风卷云涌,随后,他俯身下来,抬手捏住了她整张脸。

语气危险:“我不管拜金是你的本质,还是你苦心经营的人设,你都必须给我离开云州!”

辛南依整张脸都被他捏得变了形,一碰,娇得就要碎了一般。

眼泪也滚了下来。

“为什么你也要赶我走?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季家容不下我,是因为我霸占了前途无限的季司北。你呢?是怕被人知道,我跟你睡过吗?是怕你矜贵的名声受损,所以也容不下我吗?”

唐临渊盯着她一张委屈凄凄的泪眼,终究是松了手。

正当辛南依想着法子逃过这一劫时,唐临渊却冷冷丢了个名字出来。

“伊想蓉。”

轰!

辛南依瞬间瞳孔紧缩,脸色惨白。

她抿紧唇,颤抖的唇泄露了她此刻极力克制的情绪。

很快,她眼眶肉眼可见的红了。

唐临渊仿佛故意要戳痛她,“伊家二十年前,在云州也算颇有声望。可惜,死完了。家族企业被外人瓜分,令人唏嘘。”

辛南依用力的、一点一点转开脸。

她努力了好多次,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谁呀?不认识,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下一秒,唐临渊大掌箍上她脖子,目光阴狠,声声落下:

“伊家灭门后,季家接手了百分之八十的产业。你接近季司北,想做什么?”

辛南依此时此刻才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可怕。

她的身份,明明早就彻底销毁。

季家查了她两年都没查出什么来,这个男人,这么短的时间就差点将她扒彻底。

她眼眶通红,但依然否认:“你说的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一年前,你去祭拜了一处无字碑。那里面,是伊想蓉。”

辛南依整个人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你胡说八道,没有!没有,跟我没有关系, 你是疯子吗?胡乱攀咬!”

辛南依忽然用力推向唐临渊,猩红的眼眶,咬牙切齿的模样像极了发怒的小豹子。

唐临渊没想伤她,当下松开她的脖子,他本意是想阻止她的拳打脚踢,却没想到整个身躯压向了她。

盖在她身上的大衣在她挥动拳脚时就已经掉落。

所以,此刻她正衣不蔽体的被他压着。

唐临渊一股邪火在身体内横冲直撞。

是想起了她身体的美好。

辛南依红了眼,对身上的男人推打得更用力。

啪!

重重一巴掌,落在唐临渊脸上。

当即,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眸底卷起海啸风暴。

他一把将她双手压在头顶之上,一边扯掉她的衣服。

辛南依不管不顾的喊叫呼救,直接惊动了门外的保镖。

砰。

门被推开:“唐总......”

“滚!”

唐临渊一声暴喝,保镖吓了一跳,立马退出房间。

辛南依这一次,哭得很大声。

唐临渊也没有像上一次温柔有耐心。

粗暴得很。

事后,唐临渊扔了张支票在破碎的她身上。

“拿着钱滚!”

唐临渊整理好自己,摔门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个四十多岁的阿姨进来,见姑娘哭得可怜,给她拿了套清洁工的衣服换上。

天色渐黑,辛南依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去的。

行尸走肉般,她只感觉浑身很冷,如坠冰窖那样冷,好像十二年前的那个冬天。

妈妈被季司北的父亲和叔叔强J至死,爸爸被推下楼当场死亡。

而后,一把火大火烧光了整栋别墅,爸爸妈妈的骨灰混在灰烬中。

火,是十七岁的季司北放的。

十岁的她,经历了人生至暗时光,过了一个冷得彻骨的冬天。

今天,也有那么冷。

是她太天真,以为改头换面,接近季司北就能报仇。

但她仇没报了,差点被季司北的妈妈弄死。

想靠着这副皮囊去攀更大的靠山,可那座靠山至始至终就没把她看在眼里。

靠唐临渊,行不通。

但要她离开云州?

不。

绝不!

反正伊家就剩她一个了,就算死,也要带走季家的人命,去九泉下见爸爸妈妈。

辛南依站在冷风中,望着漆黑的天。

随后,她擦干了眼泪。

叫了辆车,回家。

远处,一辆豪车从阴影里出发,一路跟着网约车,直到车子停在辛南依的住处。

见辛南依平安到家,保镖五昆才给唐临渊回电话。

“唐总,辛小姐平安到家了。”

唐临渊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瞰着大半个云州的夜景。

沉默片刻,挂了通话。

他无意伤她、辱她。

今天的事,能让她离开云州,离开季司北就是救了她。

他只有一个亲妹妹唐晚安,唐晚安属意季司北的事,整个云州上层圈子都知道。

季家更是万千个想定下这婚约。

如今,他都回国了,他妹妹也快了。

和季司北有牵扯的女人,都得处理干净。

若季太出手,指不定过几天她会在哪个阴沟里发着尸臭。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为您精选都市言情专题
最新小说最新资讯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