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被迫替嫁,我和渣男他舅好上了

《被迫替嫁,我和渣男他舅好上了》

男主:顾行宴 | 女主:慕笙
白日梦火   连载中
现代言情 | 顾行宴慕笙
第83章 顾行宴是恋爱脑
渣男背叛,她被迫替嫁给了顾氏瘸腿的病秧子总裁,谁知老公竟是渣男他舅! 她手撕渣男贱妹爽翻天,身份曝光原来真千金只是个遭遇悲惨的小可怜。 残疾大佬顾行宴不装了,“老婆我来护,别人谁碰都不行。” “我有心理疾病,可能永远都治不好。” 顾行宴垂眸,深情吻上她的唇,“这辈子下辈子的时间都给你。”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第1章 被迫替嫁,老公是渣男他舅

慕笙轻飘飘挑开头上的红盖头,入目是一片喜庆的大红色,鲜艳刺眼。

她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只觉得眼前模糊一片,想去洗手间清洗一下。

刚迈开步子,门就被人从外推开,她下意识停顿步子望着门口,轮椅上的男人就闯入视线中。

“夫人要去哪儿?”顾行宴眼眸微眯,转动轮椅靠近她。

夫人?她不过是为顾家冲喜的新娘罢了,替慕芸芸嫁给病秧子顾行宴。

“你放心,我不会跑的。”慕笙不想和他多费口舌,语气尽是敷衍,没有察觉到他脸色闪过一丝异样情绪。

慕笙没再理会,转身进了洗手间。才见脸上的妆容被洗刷的凄惨,不堪入目,几根假睫毛摇摇欲坠,她干脆卸了个妆。

门外顾行宴眉头轻微蹙起,这个新婚夫人好像一点不在乎他的看法?

捏着扶手的手一紧,再抬眼时闯入视线的是一张清丽秀致的面容,那一双精致的眼睛仿若小鹿般清澈美丽,他心头微滞,一股莫名奇妙的熟悉感一闪而过。

慕笙察觉到落在身上灼热的视线,低头与他对视,“顾行宴,顾家有意提亲的是慕芸芸,你原本应该娶的也是她,我只不过是慕家使计替嫁的,这一点你们心知肚明。”

顾家答应给慕家融资五千万,条件是慕家小姐到顾家冲喜,慕氏夫妻对外宣称慕笙是二小姐,设计她嫁了进来。

顾行宴眼神逐渐发冷,浑身一股凌厉“我只知道进了顾家门的是你,嫁给我的也是你。”

即使是坐轮椅上,慕笙承认还是被他散发的强大气场震慑住了,将口中‘只做表面夫妻,不谈感情’堵在舌间。

顾行宴睨了她一眼,似乎是被吓到了,“没问题的话,天色不早了。”

他刻意拖长了语调,瞧见了眼前人瞬间转换一副警戒的状态,才道,“嫁了人,你自然要尽为人妻的义务。”

“我要沐浴,你帮我。”顾行宴神态丝毫未变,语气强硬的却如掌管天下的王一样不容置疑。

慕笙细细打量了他一眼,神态自若,眉宇间尽是神采飞扬,哪里有半分病秧子的模样?

她暂压下心头疑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慕笙压着步子靠近,推着人到了浴室门口停下。

“帮我脱衣服。嗯?”顾行宴居高临下的吩咐道,他一味的出击要试探她的底线。

纵使慕笙曾有过一段恋情,却从未与男人有过亲密接触,帮他脱衣服?闹着玩呢?

见身后人迟迟没有动作,他的嗓音又冷硬了几分,带着压制性的威胁,“你听说过上任顾夫人的生平吧?你想和她下场一样?”

慕笙怕了,白城人尽皆知顾行宴自从残废后,性情暴戾无常,活生生将妻子和肚里的婴儿折磨致死。

她不敢再反抗,大脑还处在极度的恐惧中,手指小心翼翼覆上他的身体,动作却止不住战栗。

顾行宴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语气生冷像淬了,“怕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慕笙竟觉得他的话带了点目的得逞后的玩味,她没应,继续手上的动作。

脖颈间触到一阵粗砺,顾行宴视线微不可查暼了眼慕笙的手指,根根都磨出了一层厚茧子,应该是常年干粗活留下的痕迹。

他微抬下颌,黑眸中情绪未明,身体却比脑子更快一步做出反应,以敏捷的速度抓住她细软的手腕,冷声道,“笨手笨脚,下去吧。”

慕笙不明所以,如释重负般吐了口气,顾行宴身上的压迫感太重,她巴不得离的远远的。

顾行宴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心头一阵压抑,躺在浴缸中,一向冷漠无情的脸上带着不笃定的诧异。

明明怀疑她可能也是派来监视自己的,想试探她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关键时刻还是为了莫名其妙的情绪放弃了。

他抚了一把额头,脸上尽是嘲讽。霎时间,心头突然传来阵阵绞痛,仿佛无数细细绵绵的钢针扎在心头。

疼痛来的太快太急,顾行宴闷哼出声,暗骂道,“该死的,难道吃的药有了副作用,庸医。”

实在扛不住一浪胜过一浪的疼痛,他低吼出声,“慕笙,拿手机过来,快点。”

正在床头暗自哭泣的慕笙听见声音,一阵诧异。她想到替嫁到顾家,遇见顾行宴这个恶魔,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眼泪不知怎的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止不住。

短短几分钟,浴室里发生了什么?泪珠还挂在脸上,慕笙没多想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奔向浴室。

顾行宴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俊朗的五官写满了痛苦,看见慕笙眼神闪过一丝亮光,“打电话给林之,让他立刻到这儿。”

慕笙见他痛苦不堪,停止了哭泣,手忙脚乱翻找号码。

正欲打过去,顾行宴清凉的嗓音缓缓传来,“不用打了。”

不知怎么回事,心绞痛来的快消失的也快,竟顷刻间就消失了。他默了慕笙一眼,见她因为自己眼角还挂着泪痕,心头的燥郁不知不觉抚平了几分。

这事情太邪门了,或许只是碰巧吧。

顾行宴没作深究,旁若无人就要起身,结实精壮的胸膛毫无预兆落入慕笙眼中,她耳根一阵燥热,慌里慌张跑了出去。

顾行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的新婚妻子还真是与众不同。

娇弱,爱哭,单纯,容易害羞。

后半夜两人躺在一张床上,慕笙还是一整套红色喜服,床头灯下顾行宴俊朗的眉眼透露着几分不耐,“你确定要这样睡?怕我对你做什么?”

尾音上扬明显是不耐烦,慕笙老老实实躺在角落,两人中间可以再睡两个人,她嗓音糯糯的,“不是,我怕冷。”

多么撇脚的借口啊,她这是多厌恶与自己同床。

“随便你吧,反正传说中的顾家二少是个不能行人道的病秧子,我对你也没半分兴趣。”顾行宴黑眸中闪烁着寒冰,轻描淡写道。

强扭的瓜不甜,况且凭他的身份还要恬不知耻的强扭嘛?

顾行宴伸手要关灯,就听见一道细细软软的嗓音在耳旁,“别关,我怕黑。”

他的脸更黑了。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为您精选都市言情专题
最新小说最新资讯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