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甩了狠戾暴君后,他跪求我!

《甩了狠戾暴君后,他跪求我!》

男主:殷苍傲 | 女主:秦缈
佚名   连载中
古代言情 | 殷苍傲秦缈
第167章、不可说的秘密
“我不要和他葬在一起……” 死之前,她求着她最恨的男人。 一个是疯子,一个是人渣,秦缈想终于死了,可以解脱了。 谁知她重生回到谋杀大夏新帝那 一夜。 不管是渣男,是疯子,还是恶毒绿茶…… 她手握银针,毒医双绝,要翻身! 身在泥泞危机之中,先把黑莲伪装成白莲,看谁玩死谁!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第1章、这算什么爱,是该死的占有欲

“殷苍傲,你这疯子,你放开他……”

秦缈双眼被泪水模糊了,她看着谢君玄被沉入水银里面死掉,挣扎着要过去。

地宫里,血腥的味道很是浓郁。

数百名太监宫女的尸体鲜血直流躺在地上,看的人毛骨悚然。

这些人都是被殷苍傲给处死的。

秦缈死命挣扎,还是挣脱不开殷苍傲的钳住的双手。

她眼里无尽的绝望悲痛。

“疯子?”

“哈哈哈,我爱你,你竟然说孤是疯子,缈缈,你真是太让孤失望了。”殷苍傲捏住了她的脸,语气愤怒。

“他死了!你给孤记住,孤不允许你心里有任何一个男人存在!”

“你这个暴君,疯子!我心里除了谢君玄,还有谢君砚!你怎么不去杀了他!”

秦缈通红的双眼仇恨的盯着殷苍傲,“哦,你不行,因为大夏的兵马已经攻打入胤皇城了!你活不成了!”

想到谢君砚,秦缈的心更是痛。

千疮百孔,无法愈合。

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提起谢君砚。

谢君砚也是她此生最恨,最想杀的人。

但她更不愿意和殷苍傲这个疯子在一起。

反正都要死了,大夏都踏灭胤皇朝了,她还有什么好怕他的,能让他不高兴,她就让他不痛快。

什么难听就说什么。

“我不爱你,永远都不爱,要我爱你,我宁愿去死!你不如谢君玄,甚至连谢君砚你都不如!”

说着,秦缈张口咬在了他的肩头上,鲜血渗入她的齿缝,腥甜。

她没有松口,依旧死死的咬着。

殷苍傲笑着,反倒是很享受她无力又愤怒反抗的模样,“谢君砚怎么能和孤相提比论,他可是灭了你全家的昏君,你都恨死他了……”

唯有这个谢君玄占据了她的内心,真是让他很是不甘心啊,谢君玄这个窝囊废,他也配和他抢缈缈?

“你不爱我没关系,这辈子不行,还有下辈子呢。”他根本不在意她说的什么,偏执说道,“看到了没有,这个可是孤让天师给我布下的阵法……”

殷苍傲钳住她的脸颊狠狠吻她的唇瓣,用力的咬出血。

“就算死,我们也是永世绑定,没有人能分开的了你我。”

胤皇朝是灭了,那又如何呢?

比起天下,他更喜欢征服眼前的女人……

他是无法阻止谢君砚将他的领地占有。

可是,他也不会让谢君砚活着抢走属于他的东西……

轰隆!一声,地动山摇。

地宫碎石从上方塌落下来,尘土飞扬。

“缈缈,你听这声音像不像是世间最美的葬礼曲!”殷苍傲温柔的笑着贴到她的耳朵边上低语道。

“你做了什么!”

“孤只是想,谢君砚好不容易杀进皇宫,孤得送他一份大礼!”

又是轰!的一声。

地宫塌陷。

“你居然点了火石!”秦缈目眦欲裂,双手不由的颤抖。

殷苍傲的的确确是疯子!

他不能活,他就要让其他人也不能活!

不管无不无辜,都得跟他一起陪葬。

秦缈痛苦,深感无力,想到就连死她的魂魄都会被他禁锢,她感到头皮发麻。

她从来没遇到过如此疯狂的人,她内心对他是深深的恐惧的。

这是爱吗?不,这不是,这是该死的占有欲!

他宁可毁了她,也不会放过她,这算什么爱!

她绝对不要死了也摆脱不了他……

她倾尽全力,挣脱开一只手,以毕生最快的速度拔出发间簪子,一簪狠狠的往他的心口戳去。

可是,她的反应终究是慢了,殷苍傲钳住了她的手腕,温柔的笑却让人毛骨悚然,“死在你的手里,我很高兴,但不是现在,乖,在等等……”

话落,他湿热的舌尖就映了下来。

秦缈全身顿时紧绷如弦。

他在一点一点的吻掉她脸上的泪水。

恶心!

强烈的恶心感腐蚀而上,她想吐。

秦缈挣扎的想摆脱他。

可别说她残疾了的一条腿,就算是双腿健全,她也没法从他的手里逃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停止了亲吻,倏地将她打横抱起,走到阵法中间。

只见他往她手里塞了一把匕首,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另外一只手也握住一样的匕首对准她的心脏,“好了,现在,我们,一起死吧……”

秦缈浑身冰凉,心如死灰。

眼看着他的匕首推入她的胸口,刺破了肌肤,而他也抓着她的手,将匕首推入他的胸口……

“咻……”一把利箭破空而来,先射中了殷苍傲的体内。

伴随着一声冷厉阴骇的声音从后头传来,“混蛋,放开秦缈!”

只见碎石砸落,尘土飞扬的地宫下,一道俊美如铸的男人手提长剑不顾地宫即将崩塌的危险冲着两人奔掠而来。

男人双眼愤怒,嗜红的眼睛似乎燃气实质的火苗。

殷苍傲瞳孔紧缩,侧头看向冲来的谢君砚,嘴角却莫得勾起一抹诡谲的冷笑,在生命的尽头最后一刻,将匕首推入了秦缈的心脏。

身为男人,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谢君砚也是对秦缈有意思的,只不过,秦缈还是他的。

他现在得到了整个天下,他,还能放弃一切去死,去黄泉路上抢他的女人么?

殷苍傲的头直接被谢君砚给砍下。

“秦缈!”谢君砚伸手揽住向后倒落的女子。

目光紧紧的盯着谢君砚,秦缈至死也不想看到他,可是,他却来了。

甚至,她还要求他。

“带,带我离开着……”

她不要,不要死后的鬼魂都被殷苍傲给困住。

“秦缈,你不要死,朕带你去找神医,你撑着。”谢君砚俊雅的一张脸充满了着急恐惧。

双眼隐忍泪光。

这是秦缈从未见到过的样子。

呵,他这是怕她死,为她哭?

怎么可能呢?

他可是最想要折磨她,最好让她痛不欲生的人渣啊。

他和殷苍傲半斤八两。

为何,她的命里会出现他们这样的男人呢?

“呃,求,求你,我不要埋在这里……”

眼前越发的昏黑,她快支撑不住了,紧紧揪住他衣角的手也越来越松。

她从来不奢求他能相信她,帮她一次,可她现在除了求他,别无他法。

“朕不许你死,你听到没有!”

“朕不会让你埋在这里。”

“我还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父亲他们都没死,你撑着,我带你去见他们……”

他说什么?她的家人没死,他明明下令斩了她全家……

可她来不及问,无尽的黑暗涌来。

当谢君砚一身狼狈,满是鲜血从崩塌的地宫中抱着一个死去的女子爬出来的时候,大夏的士兵都惊呆了。

谁都知道谢君砚洁癖之重,如今的他,浑身是血,是尘土,连样貌都分辨不出来。

秦缈死了,谢君砚抱着她的尸体不吃不喝整整七天七夜,一夜之间白了头……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为您精选古代专题
最新小说最新资讯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