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重生后我成为了暴君的白月光

《重生后我成为了暴君的白月光》

男主:宋青舟 | 女主:陆饮春
佚名   连载中
古代言情 | 宋青舟陆饮春
第三十三章
前世她曾经无数次祷告上天,求求上天对她仁慈。 等到有朝一日重生,她反倒不知所措了。 面对前世惨死的至亲至爱之人,面对算计无遗的刻骨仇敌,她又会怎么选择?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第一章 重生

“你入宫来,就是为了今日?”男子一身黄袍,他捂住胸口,向来冷漠阴沉的脸上突然浮现出真切的哀伤。

陆饮春扭了扭此刻还在男子心口处的匕首,匕首上淬了剧毒——如此一来,宋青舟今日无论如何也活不成了。

“是,你灭我满门,我入宫来就是为了杀你。”陆饮春的泪滴落在地上,看着宋青舟的眼神像是淬了毒一般。

“午夜梦回,每次都能看见我大哥,二哥,爹爹,娘,他们死时的样子!我在我爹娘面前立过誓,我要给他们报仇。”她心底仿佛被撕开一块,但只是瞬间大仇得报的快感就淹没了这一抹揪心的疼痛。

宋青舟那张俊美的近乎妖异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破碎的笑意,明明临近死亡,他却仿佛是迎来的解脱般,长出一口气:“饮春,为什么我们,不能,早一点认识呢?”

他吃力地抬起手挽了一下宋青舟的头发,“饮春,可我不后悔,不后悔我们的相遇,也不后悔死在你的手里,是我该补偿你的。”

宋青舟仿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喘着气道:“饮春啊,饮春啊。”

他就这么叫着陆饮春的名字,却说不出丝毫别的话。

陆饮春见到这位性情孤僻暴虐的皇帝脸上出现的真切的悲伤和懊悔,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

当时,陆饮春看着父母的尸体,发誓一定会找宋青舟报此深仇大恨。

今日大仇得报,慰藉了父母九泉之下的亡灵,陆饮春跌坐在西宋朝富丽堂皇的地上,心中只有一片空荡荡的哀伤。

殿外刀剑声阵阵,叛军只消片刻就能冲到金銮殿。

她使出全身力气拔出尚且插在宋青舟心口处的刀,而后捅进了自己心口。

而后陆饮春眉头舒展,表情甚至可以称得上安详地低声喃喃道:“娘,我来了。”

再睁眼,她却发现自己在一处甚是熟悉的房间内。

房间虽然雅致,但却能看的出这绝不是西宋皇宫。

怎么回事?

她将刀捅进了自己心口,难道还有人能将她救活吗?

再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也不像是西宋皇宫的样式。

正当她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头突然有丫鬟声音道:“小姐,这都日上三竿了,该起来了。”

陆饮春一听这个声音,眼泪就掉了下来——她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再一摸心口处,光滑细腻,没有刀疤。

她连忙起身,连鞋子都顾不上穿,立刻找了一面镜子,镜子里的少女正是十四五岁的花样年华。

陆饮春终于忍不住细细抽泣起来,她知道,一个完全不可能发生的奇迹真切的发生在了她身上,她重生了。

她重生了!

在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

陆饮春虽然是侯府的小姐,但却因为出生之后母亲就卧床不起,被认为不详,故而一直养在京郊外的宅子里面。

陆饮春热泪盈眶,想起上一辈子父母兄弟惨死的情景,她发誓,这一世,她绝不让这样的惨状再发生一次!

陆饮春一掀床帘,果然看到了外头端着水盆的紫苏。

见到故人,陆饮春又忍不住鼻酸,连忙低下头,遮掩住自己此刻的失态。

陆饮春一掀床帘,果然看到了外头端着水盆的紫苏。

见到故人,陆饮春又忍不住鼻酸,眼角泛着泪光,看着笑吟吟走进来的紫苏,心中泛起浓郁的荒谬感。

紫苏看见陆饮春眼眶红通通的颇有些摸不着头脑,连忙笑道:“小姐,也不是紫苏非要打扰您,只是今日我们就要回府了。。”

陆饮春摇摇头,伸手握住紫苏的手。

紫苏笑道:“午时陆府就会来人了,我帮小姐仔细梳洗一番,免得被旁人看轻了去。”

前世陆饮春因为幼时的经历,回到陆府之后面对优秀的陆玉春自惭形秽,总是虚张声势,借着母亲对自己的愧疚和宠爱为非作歹,从而为自己树下了无数的敌人。

既然上天给她重新选择的机会,她绝不会将前世的错误再犯一遍,这一世,不管前方拦路的是什么,她都要为自己,为侯府,扫出一片春光。

不多时,陆府的人便到了。

三两老妈子搀扶着陆饮春上了马车,陆饮春沉默着告别这所她生活了十多年的宅子。

马车行驶到一处湖泊处时,陆饮春不由得紧张的捏紧了拳头,她记得,当年就是在这里,她第一次遇到了宋青舟。

当时她年幼,只知道西宋朝的太子第一日来大周就被匪徒劫去了马车,被京城众名门嗤笑。

却不知当年她在破庙惊鸿一瞥,顺手救下的男子就是宋青舟。

果然,坐了一会之后,张嬷嬷就指挥着马车停下,说要稍作休息,别累着了饮春姑娘。

陆饮春当年乘着机会下了车,她被马车颠的身子难受,在得到张嬷嬷的许可之后,拿着她给的卤牛肉就在湖边随便走了起来。

想不到宋青舟就藏身在湖边立着的破庙内。

陆饮春这次多拿了些卤牛肉,还刻意以自己手臂上有伤为由向张嬷嬷要了伤药,此刻她正拿着这些东西,走向那座记忆中的破庙。

陆饮春一进破庙,就见到了奄奄一息的宋青舟,和上次一样,他见了有人来,立刻直起身子,以一副防御的姿态看着陆饮春。

陆饮春见到这张脸,眼角发酸,赶紧拿出自己带着的东西,道:“你怎么这么可怜啊?这个卤牛肉好好吃,也给你吃吃吧!”

她说了和当年一样的话,却再也找不回当年的心境。

宋青舟疑惑地看着她,带着谨慎和打量。

陆饮春连忙拿了一小块卤牛肉放在自己嘴里,又拿出自己带着的伤药,道:“这是我随身带着的伤药,不知道对你有没有作用。”

说罢,陆饮春再也忍不住,在宋青舟接了她给的药之后滚下泪。

宋青舟此时才十四五岁,却忍受了常人十四五岁远远无法忍受的东西——单单从外表看,陆饮春就能看到起码五处刀伤,还在滋滋地往外冒血。

陆饮春拼命压抑住自己对他的感情,告诉自己他是西宋的太子,将来是要灭了大周的。

宋青舟见她无故落泪,似乎有些手忙脚乱,半晌之后低声道:“其实也没有那么痛,我不怕痛的。”

陆饮春闻言,惊讶地看着宋青舟,后者一脸懵然,仿佛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陆饮春这下子眼泪掉的更厉害了,她知道,此时的宋青舟还没有经历那些他人生的转折点,此时的他依旧心怀善意,此时的他,还不是后来她所知道的那个暴君。

陆饮春想起他死前看着她的眼神,心中越发坚定,她想,既然上天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那么她不仅要改变侯府的命运,也要改变宋青舟。

她知道,宋青舟后来成为那个人见人厌的暴君,实际上不是他自己希望的。

一念及此,陆饮春攥紧了拳头,不管来路如何艰险,她都会为身边重要之人扫清一切阻碍。

正当这时,外面传来了张嬷嬷的叫唤声,陆饮春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于是道:“我叫陆饮春,是忠义侯府刚回府的小姐,你记好了,若是来日有什么难处,你只管来找我。”

说完陆饮春就连忙走了出去,上了马车要回侯府。

前世就是因为陆饮春在初遇宋青舟之后没有留下姓名身份,又因为陆玉春的多番打压两人无法相见,所以宋青舟才会在后来临死前感叹:“若我们能早早认识…”。

这一世,她绝不要让悲剧再次重演。

陆玉春眼神坚定,不管前方拦路的是什么,她也要为自己,为侯府,为宋青舟扫出一片春光。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为您精选古代专题
最新小说最新资讯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