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蛇夫在上

《蛇夫在上》

男主:楚渊 | 女主:白瑶
佚名   连载中
悬疑灵异 | 楚渊白瑶
第一百四十八章蛇奴
【偏执病娇男主+双面狼灭女主】我是蛇年生人,生来魂魄不全,身患怪病。为了让我活命,爷爷取了一条蜕皮化蛟的黑蟒内丹。 我活了下来,但那蟒蛇从此也纠缠着我,化为一个身穿黑衫长袍的男子…….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第一章九龙缠棺

我是蛇年生人,生来魂魄不全,还身患怪病。周身长出一圈密密麻麻的疱疹。

村里都说我活不下去,爷爷不知从哪得来的偏方,要用百年蛇胆入药,为了救我,他在村后盘龙山里打死了一条粗如碗口,其状似蛇而有四足,头顶有鼓包的怪蛇。

但回来后爷爷就疯了,整日里都疯言疯语,全身奇痒难耐,没日没夜的挠身子,皮都抓破了。

但那些皮整块整块的,就跟蜕下来的蛇皮一样,没过多久他就不行了。

在爷爷去世的那天晚上,家里出现了九条蛇,缠绕在他的棺材上。

家人都吓的不轻,找来的香婆却说这是九龙缠棺,是好事,可我奶奶似乎不那么认为。

奶奶看见了蛇,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屋里,拿出一个画着古怪的牌位,不停地烧香祭拜……

我叫白瑶,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但奶奶有一个奇怪的规矩,每晚睡觉前都会让我喝一碗黑乎乎的符水。

混杂糊味的香灰很难喝,每次我耍性子不喝,奶奶就吓唬我说不喝晚上就会有鬼婆婆进屋把我抓走。

我十八岁的那晚,奶奶抓了一只公鸡抹了脖子,把公鸡血跟香灰水混杂在一起,让我喝下去。

浓郁的血腥和糊臭让我作呕,趁着奶奶不注意,我把那碗猩红的香灰水倒了。

谁知,当晚我就梦到了一个人身蛇尾的男子,他的蛇尾紧紧地缠绕着我,泛着冷光的鳞片,向外透着森森寒气。

又尖又细的尾端攀附着小腿一路蜿蜒而上,巨大的蛇影笼罩着我。

“终于见到你了!”

他的气息又湿又冷,深红色的蛇信丝丝地滑过我的唇。

即便近在咫尺,可他的脸却像是蒙了一层迷雾,怎么也分辨不出五官。

我能感觉到,他粗糙的黑色鳞片不断地勒紧我的身体,那双墨绿色地竖瞳,散发森冷的光死死的盯着我。

“我应该吞掉你,然后从头到脚一点一点的消融你的肌肉皮肤。”他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冰冷的蛇信裹挟了我的耳垂。

我从梦里惊醒时,渗了一额头的汗让人很不舒服。

第二天一早,我跟奶奶说昨晚上梦到了一个人身蛇尾的男人,奶奶听完后脸色大变。

她叫我不要轻易离开家,而后自己拄着拐杖就进了不远处祖宗的祠堂。

直到晚上八点左右,奶奶才从宗祠出来,扶着门槛进来的时候,我看到奶奶脸色十分的苍白。

回来后,除了让我喝香灰,还在我手腕上绑着一条红绸带,让我晚上一定不能取下。

那晚深夜,我听到了响声,以为是奶奶起夜上厕所,就没怎么在意,但是不大一会就透过窗户看到院子里有火光,并且伴随着一阵奇怪的声音。

我迷迷糊糊地起床,看见奶奶佝偻着身子,在院子里以一种极其夸张的动作趴在地上,身旁放着黄布包,像是在祭拜什么。

她的跟前摆放着一个奇怪的椭圆形牌位,长有一尺,宽约五寸,上面只有墨汁画出来的一个图案。

而图案竟是一条黑色的蟒蛇。

奶奶点燃了香纸,嘴里像是不停地在祷告着什么,我在屋子里听到的声音,就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

只是奶奶的声音透着一股子邪性,一会儿是她自己的声音,一会儿又是另外一个古怪的声音。

可奇怪的是,无论怎么我也听不清她说的什么。

奶奶就跟中邪了一样。

我心里十分害怕,过了好久从窗户才看见奶奶把地上的东西都收拾好,这才站起来,颤巍巍的转身朝外走。

显然奶奶不止一次有过如此怪异的行径。

我很奇怪,想知道这么晚了奶奶要去哪,可夜深的让人毛骨悚然,

最终,我还是没跟上去。

怀揣着满腹的疑惑,一直熬到了天亮,一大早见到奶奶,我便追问昨晚的诡异举动。

奶奶满是疲惫的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被我缠的实在没办法了,叹了口气说:“今晚,你跟我一起去江边。”

我歪着脑袋疑惑地道:“去江边干什么?”

奶奶目光透露着惆怅,但却回答的很干脆:“去祭拜!”

去江边祭拜,但是祭拜谁?爷爷吗?

沅江两岸,除了河滩荒坡,都是茂密的柑桔林。

每到入夜,桔林都阴气森森,幽暗静谧,令人后背发凉。

我提着七凿纸钱和七柱香,随着奶奶去往了江边。

今晚是月圆之夜,天上一轮满月,将河岸照的通明。

河水缓缓流下,对岸的灯火映在江心,波光粼粼遥远而迷离。

江面上,氤氲着袅袅水雾,顺流而下如梦似幻,显得极其神秘。

江上吹来的风有些寒冷,随着夜色越深,河面的水雾也越来越浓了。

跟奶奶走到离江不远的河岸上,奶奶放下手里的东西,对我说:“把东西都拿出来吧!”

奶奶蹲下身开始垒石块,我把竹篮里的鸡血饭和猪头肉都拿了出来,又把香烛纸钱一字排开放好。

奶奶把石块垒好以后,就把香一根一根的插在江边的河滩上,之后我跟着奶奶跪在石堆前。

“把眼睛闭上,等会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睁眼。”

从小跟奶奶相依为命的我,对她有特殊的情感,她说的话我都一一遵从。

在我闭上眼睛后,奶奶嘴里开始念叨,声音跟昨晚我听到的一模一样。

随着奶奶的声音,江边开始刮起了大风,我耳边传来了哗啦的水声,还有一股子撕拉的声音。

而且,这种声音正在慢慢地靠近,变得越来越清晰,伴随着一股难言的腥臭,还有耳边愈加清晰的嘶嘶声。

我的心狂跳起来,几乎忍不住要睁开双眼。

奶奶伸手在我后背拍了一下,我这才忍住。

约莫过了两三分钟,那嘶嘶的声音才彻底消失,接着我的耳边传来了什么东西入水的声音。

“好了,可以睁眼了。”奶奶如释重负的出了口大气。

可我睁开眼一瞧,却吓了一跳,眼前的贡品都不翼而飞了,而且跟前的河滩上拖着一条湿漉漉的水痕。

江面还在动荡不安的荡漾着,冒出来很多气泡。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为您精选灵异专题
最新小说最新资讯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