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灵夜守门人

《灵夜守门人》

男主:叶夜 | 女主:夏凤
吃西红柿的猫   已完结
悬疑灵异 | 叶夜夏凤
第四十七章 结局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深夜,一只猫,黑猫,无声的从房顶闪过,停了停,回头的看了看,忽然像恐惧什么一样,瞳孔收缩,急忙跑开,隐没在了黑暗中。突然,一声凄厉的猫叫响起,之后,夜依然那样安静。
在线阅读 章节目录

第一章守门夜变

深夜,一只猫,黑猫,无声的从房顶闪过,停了停,回头的看了看,忽然像恐惧什么一样,瞳孔收缩,急忙跑开,隐没在了黑暗中。突然,一声凄厉的猫叫响起,之后,夜依然那样安静。

“瞧瞧,这些该挨千刀的人,不知道这些猫那里得罪他们了,居然这样,哎!”老吴看着地上那只肚子被咬的稀烂,头颅也少了半边的黑猫叹息着。然后,拿了个火钳把猫尸夹着,丢在了垃圾堆里。

老吴,是这个小城镇里,一个守门人。喔,也就是那每当有人丧葬的时候,半夜守在安放棺木的房间的门口的守门人。10来岁,父母就死了,无依靠无靠的,被原来的守门人给带大。二十来岁,老守门人不知怎么就忽然死了,老吴也就自然而然的接下这工作。而今,民国初期,反对迷信的口号响起,生意却越来越不景气。

老吴干这行也有十多年了,虽然反迷信的口号响起,但收入到还不错,一般三天的守门,也可以收入一两千块吧。虽然不一定每天都有人死,但是,死个人老吴就会有工作和收入。也就是挣死人钱。就是在消耗阴德。但是,人都已经30来岁,还是没对象,原因只有一个,干这行的,谁愿意和他过!不过,也好,老吴也乐得其所,自己过着独居日子。最近,还收了个徒弟,十二三岁,叫什么叶夜。一个孤儿,名字挺灵动,但是人却木纳的很,甚至可以说是傻子吧。什么事情都不懂,都不怕,都去做,老吴也就是看上这一点,就带着孩子回家。也算,家里添了新。后继有人。

这天,老吴依然早起,诚心的拜起了观音和佛主。老吴说,干这行的,虽然拜他们没什么用,但总得找个心灵寄托。

老吴在案台上取了三支香,燃上后,三鞠躬,顺手把香递给徒弟叶夜给插上了香坛。然后哼着小曲,踏出了供间。叶夜,插上师傅老吴递来的香后,也似模似样的学着老吴燃上香,然后也插了上去。插上后,叶夜忽然咧开嘴,笑了。在阴暗的香房中,叶夜低着头,那雪白的牙齿露了出来,本来呆滞的眼神中,竟隐隐透出嗜血的光芒,喉咙发出“嘿嘿。嘿嘿。”的笑声。原本看上去有点憨,有点傻的叶夜,此刻看起来,竟然如此恐怖。他就站在那里,一直笑着……

“叶子,出来,有生意咯!”就在此时,老吴的声恰时的响起。叶夜又像平时那样,呆滞的眼神和神情走了出去。

客厅里,除了老吴和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四十来岁,挺发福的,头上顶个地中海,挺着将军肚,一副爆发户的样子。

“老吴,今天早上我老爹死了,你今天晚上来守守。工钱方面好说!”那人说着

“什么时辰死的?”老吴淡淡的说

“凌晨1点不到,是算今天吧?”

“五十,不二价。”老吴依然淡淡的说,然后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徒弟指了指茶杯,示意徒弟给客人倒茶。

“哎,吴明,你也过分了啊!别人家里死个人让你守门,你就收个几个大洋。上个月那丘寡妇男人死了,你就收了个一个,你是个单身汉,我到觉得这样做无所谓。我叫你守个门,你就收我一万,就算我老爹死了给我留了不少钱,也不是这样花的啊。”那人听到老吴报的价,忽然就激动了。

“老蒋,你也知道我干这行不容易,降阴德,我师傅五十来岁就死了,而且死的莫名其妙。而且,老吴,你家情况全镇人都知道,你怎么对你那老爹的我们也全知道,这无所谓,但是,难就难在死在子时啊。师傅说过,人死了多少都有怨气。这要看生前所过的世俗生活,也要看死的时辰。你老爹可是死在子时的,子时为天明交替时辰,人生前的怨气散不开,接你这个门,会出什么意外我可不知道。你说丘寡妇男人死,我只收一个,那只是因为,她男人是死在正午,这午时死的人,怨气直接被阳光消散。再加上人家丘寡妇一家对我挺照顾的,我收那钱都是不情愿。既然,你舍不得出这个钱,那就请另找他家吧。不过出什么事,可别说我老吴没提醒,这可是会砸了我好几代的招牌的。”老吴有凭有据的说着。

“这……这……好好好,好好好,这周围也就你一家啊,那今天晚上你就过来吧,还是老规矩,酒和烧鸡公吧?我这就去叫人准备。拜托了。”老蒋似乎被吓着了,战战兢兢的说完,就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老蒋,你也看到了,现在我可不是孤家寡人一个了,还有我徒弟,这孩子跟了我这么久了,我也该让他见识见识,以后好接我衣钵啊。酒和鸡公就准备两份吧!”老吴有些贪便宜的说。

“好好好,这三天就拜托你了。喔,这是一部分订金,先收着,等守完三天,我全部结算给你。”老蒋说完,放下一个绣着奠字的荷包,就离开了。

老蒋走后。老吴拿起桌上的荷包,打开,里面装着十张来张老人头。老吴去出里面的钱,拿着敲打着手掌说:“这老蒋,还当真信了师傅祖传下来的那本书上写的,要是有什么意外,我早死了!哈哈哈哈….叶子,去收拾下家伙,晚上开工了,做把势还是要做的像一点。有什么东西我给你说了不少遍了吧?”说完,就揣着钱,哼着曲子出了门。

老蒋刚跨出房门,叶夜停下了手中正在整理的茶杯,低着头,看着老吴离去的方向,笑了起来,依然是眼带嗜血的光芒,喉咙发出“嘿嘿,嘿嘿”的声音……….

夜,依然是沉寂的黑。老蒋家的灵堂内,只有老蒋和他妻儿,客人,早已经在夜深的时候回了家.这里的习俗就是,谁家里死了人,不能在那里过夜.否则会不祥!而守夜,尽孝的只有死者的直系亲属。而半夜,守夜的人睡后,就是守门人的时间了。守门人,将会代替家属守夜,并且维持着尸体,下面的长明灯不灭。但是,他们却不能呆在亲属所在祭奠的位置,只能呆在门口。因此,被叫做守门人。

老蒋一家去内堂休息后,老吴和他徒弟就坐在了门口,吃起了老蒋准备好的酒和烧鸡公。

“叶子,怎么不吃呢?不吃怎么干活呢?等下可是要守大半夜的!”老吴看着叶夜什么都不吃,便语重心长的说

“师傅,我自己有吃的,我自己吃自己的,嘿嘿。”叶夜依然那样傻笑起来。

老吴没有再说话,而的静静的看着叶夜。孤独的他,自从老守门人死后,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亲人。虽然平时他把叶夜当下人使唤,可是心里却是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啊。三十多岁,依然单身的他,这是多大的慰藉啊。

老吴叹了口气,端起桌上的烧酒喝了一口,顺手抓起一快烧鸡腿,就咬了一口。然后满足的眯起了眼。

“叶子,去看看长明灯还亮着没,顺便挑挑灯心,别让它灭了,知道怎么做吧,师傅平时没少教你吧。”老吴就半眯着眼,吩咐着叶夜做事情。

叶夜走进了灵堂,忽明忽暗的烛火摇曳着,燃烧着的香肆意的弥漫。叶夜俯下身子,挑了挑快没入灯油的灯心。忽然,抬头看了看,似乎看到了什么,但是又不确定,仔细的看了看,原来只是弥漫的香散发的烟所造成的亦真亦幻的幻觉。

叶夜看了看供桌上的食物,抿了抿嘴,吞了口口水。想伸手去拿,但是忽然想起师傅说过不能吃这木桌上的食物。忍了忍,忽然想起什么,从栓在腰间的小百宝袋中,拿出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正准备咬上去,就听间老吴在外面说着:“叶子,别老呆里面,不吉利,也怪闷人的,快做完事情就出来。”

听到老吴忽然说话,叶夜心一吓,手中的东西被一抛给抛到木板上被白布盖着的尸体上,叶夜傻傻的笑了笑,上去拿上东西装进百宝袋,走了出去。却没发现,那木板上的尸体手指居然轻轻动了动!

“来叶子,吃块鸡腿。”

老吴拿起鸡腿给叶夜,而叶夜却摇头不要,然后从百宝袋中拿出刚才拿团黑乎乎的东西说:“师傅,师傅,我吃这个,好好吃的。”

老吴没注意看是什么,只是有些惊讶的自言自语:哎?怎么忽然吹起微风?

说完,老吴又晃了一下叶夜手中的东西,忽然他全身寒毛全部立了起来,发了疯似的往灵堂跑去。

“啊,难道,这是真的?”老吴跑进灵堂,看间原本安好放在木板之上的老蒋爹的尸体,正慢慢的坐了起来,顶起了白布。慢慢的,随着坐起的角度越来越高,白布滑了下去。老蒋爹那瘦若枯骨的面孔现了出来,眼睛是浑浊的白色,嘴巴半张着,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

老吴一下子吓住了,站在原地忘记该怎么做,呆呆的看着那尸体从坐起到站起,然后抓起一支正在燃烧的红烛,直接往嘴巴里送,咬的稀里哗啦。就在这个时候,叶夜忽然走了进来,看到这个场景,他没有害怕,还忽然很惊讶的大声说着:“他起床了,他起床了,喔噢喔!”

他的欢叫声一下把正在咬红烛和咬供桌上的食物的老将爹给吸引了过来。老蒋爹抬起头,直接横冲直撞过来,撞翻了供桌,朝着还在发呆的老吴冲了过来。

叶夜,还是不曾恐惧,跑到老吴前面欢叫着。而冲过来的老蒋爹,却似乎无视叶夜的存在,直接把叶夜撞飞,叶夜的刚好撞在被撞翻的供桌角上婚了过去,头角也开始流血。

老吴毕竟也是多年的守门人,看到这个情况,忽然清醒过来,开始想要逃跑,刚到门口,一没注意竟然被门槛给绊倒,砸翻了门口桌上的烧鸡和烧酒。也扭伤了脚。而身后,老蒋爹已经冲了过来,掐住了老吴的脖子,老吴瞬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掐的喘不过气,这哪是一个瘦弱的老头应该有的力气啊。老吴手慌乱的抓着,忽然抓到散落在地上的烧鸡的鸡头,向着老蒋爹那半张着的嘴塞去。老蒋爹在瞬间停住了一切动作,只是手依然如钢环一样紧紧的箍在了老吴的脖子上,老吴已经两眼翻白,喉咙无力的发出声音,手不停的向着叶夜晕倒的方向挥动着,似乎希望叶夜能站起来掰开那紧固的手。

但是,叶夜依然昏迷着,没有站起来。而老吴,却重重的垂下了挥舞的双手。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为您精选灵异专题
网站地图最新小说最新资讯